> 新闻 > 原创 >

这位军事记者去过30多个国家,曾6进伊拉克战地采访

2019-06-14 07:08:33     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刘欣

冀惠彦,1953年出生于北京,原中央电视台军事部副主任、高级记者,中国新闻奖、第七届范长江新闻奖获得者,曾被评为中国记者风云人物。他做记者33年,参与多次重大新闻事件的采访报道工作,足迹遍布全球30多个国家,曾6进伊拉克战地采访。

这位军事记者去过30多个国家,曾6进伊拉克战地采访

1998年,冀惠彦在伊拉克采访。

主持人曾经问我,你心目中的好记者是什么标准?我说了16个字:“不畏困苦、不惧生死、不图名利、不辱使命”,这也是我干了半辈子军事记者的总结。

有一年,安徽电视台邀请我去做省十佳人物颁奖晚会的嘉宾,主持人问我,你心目中的好记者是什么标准?我说了16个字:“不畏困苦、不惧生死、不图名利、不辱使命”,这也是我干了半辈子军事记者的总结。当个好记者确实不容易,首先得有敬畏之心。

南宋大学者朱熹在《中庸注》中说:“君子之心,常存敬畏”,所谓敬畏之心,就是指人类在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面前所怀有的一种敬重与畏惧心理,它能让人懂得自警与自省,规范和约束自己的言行举止。新闻宣传工作是党的喉舌,我们从业者同样应心存敬畏。

我是半路出家从事电视军事报道的,前前后后干电视军事新闻工作33年,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是:1998年到伊拉克采访。当时,在“沙漠之狐”战争开打的第二天,我们特别报道组赶到巴格达,并在当天晚上拍到了美英联军的狂轰烂炸。

我在爆炸声中编辑出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条战地新闻,起了个题目叫《美英轰炸巴格达纪实》。这条新闻传回国内编辑播出后,在国内引起不小的反响,还获得了中国新闻奖一等奖。这个奖现在我慢慢淡忘了,但播出时值班领导把题目更名为《巴格达遭美英轰炸纪实》,却牢牢记在我的脑海里,一字之差,报道的立场却大为不同。

2010年1月13日,在地球另一面的海地发生大地震,近20万人遇难,其中还有在海地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的中国警察。震后14小时,我们报道组就随运送中国国际救援队的专机出发,从抵达海地到发现8位中国维和警察的遗体,我们和救援队的队员们一起连续工作了80多个小时,及时发回的大量报道,被一百多家国际媒体采用。

但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大,越有人感觉不舒服,当时美国有一家媒体突然发出中国国际救援队“只救中国人”的报道,一时间网上炒得沸沸扬扬。在救援现场,我们立即行动,及时采访报道了联合国派驻海地的多位高官都是由中国救援队员搜救出的新闻,并独家采访了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他高度评价中国政府和中国国际救援队在抢险救援中所发挥的作用,这条报道同样被100多家国际媒体采用。我们又一次在争夺话语权的国际新闻竞争中占得先机,发出了强有力的中国声音。

这位军事记者去过30多个国家,曾6进伊拉克战地采访

冀惠彦在直升机上照顾伤员。

敬畏是人生的大智慧,不仅是一种人生态度,也是一种行为准则。只有心怀敬畏才能知方圆、守规矩,忠于职守、鞠躬尽瘁。有一次,央视新闻中心派一位记者到西藏采访。当时他孩子还小,家里事情也挺多的,但他很痛快地领受了任务。到西藏后,几天的紧张采访都结束了,就要返回北京的那天,他觉得,还有一个采访可以再完善些,就准备去补拍。同事劝他说,领导看了我们的初稿挺满意了,一会儿还要赶飞机回北京,这会儿天又下着雪,算了吧!但他就是希望把这条新闻做得更完美些,坚持要驱车几十公里去进行补充采访。可是,就在他乘坐的车经过一座桥时,因躲避逆行的车辆,路滑失控,他乘坐的车从几十米高的桥上翻下去,当场牺牲。我和新闻中心领导去西藏处理后事,在告别室里,当我看到他的遗体,悲痛之余心灵也被强烈震撼。为了自己的新闻梦想,他不敢对自己崇尚的新闻事业有丝毫的怠慢,他对工作的执著,绝不是从嘴里说出来的,而是用生命进行诠释的。

同样牺牲在西藏的还有我们的战友毛剑锋。2001年初,原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组织《世纪初年走边关》大型采访报道活动,从浙江温岭兵分南北两路出发。几个月后,南路报道组出现因病减员急需补充兵力,我们想到了原广州军区从事电视新闻工作的毛剑锋。当时我专程赶到广西南宁,与毛剑锋谈话布置任务。由于这个任务对来他来说很突然,而且一去就是大半年,我还担心他会不会提什么困难,但毛剑锋二话没说,第二天就坐上长途车去追赶报道组,几天后我就看到了他发回的新闻。

南路报道组进入西藏后,他和报道的其他成员日夜兼程,发回了很多质量较高的报道。可是,突然有一天,让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们所乘坐的一辆采访车在行驶途中因为爆胎造成翻车,毛剑锋一下子被甩出车外,撞在石头上壮烈牺牲。当时,他的手中还有一条采编完毕尚未发出的新闻。我收到这条报道后,含着眼泪对这条新闻精心进行了后期编辑制作,并找到美工,在他的名字上加了个黑框。这个节目在央视《新闻联播》播出时,我看着毛剑锋带黑框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我的眼泪再次情不自禁地流下来。

记者这个行当在危险的职业中排名前十,但有理想的新闻工作者不会因此后退半步。

我曾6进伊拉克战地采访,战斗激烈时,炸弹爆炸的气浪险些掀翻我手里的摄像机,我还被关进过当地监狱,生死未卜等待新闻生涯的结束;

曾在刚果金的热带雨林中采访维和官兵感染疟疾,两次病危,九死一生;

还曾在北苏丹遭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追捕,驾车狂奔数公里逃命。

到国外动乱地区采访要冒一定风险,在国内应对突发事件同样需要胆量。

重庆开县发生井喷事故时,我在弥漫着有毒气体的环境中坚持工作一昼夜;

淮河抗洪,我和官兵们坚守险堤20多小时,如果决口,一夜之间,我们就可以免费从安徽直达江苏;

汶川抗震,我乘坐的冲锋舟翻进紫平铺水库,在水中里挣扎时,脑子里突然冒出个奇怪的想法,晚上发新闻,我的名字会不会也打上黑框;

这位军事记者去过30多个国家,曾6进伊拉克战地采访

冀惠彦采访非典病愈患者。

凡注明来源栾川网栾川广播电视网皆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