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原创 >

减负工作怎样推进,请听听基层官兵的心里话

2019-05-18 10:16:31     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刘欣

减负工作怎样推进,请听听基层官兵的心里话

中央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为基层减负,从哪里入手、重点在哪里、应该怎样推进,既是各级机关关注的工作重点,也关乎基层官兵的切身利益。记者走进陆军第79集团军,与基层官兵进行座谈,很多官兵在纷纷点赞的同时,还就如何切实为基层减负,防止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提出了意见建议。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减负工作怎样推进,请听听基层官兵的心里话

减负,听听基层官兵的心里话

——陆军第79集团军部分官兵就如何为基层减负提出意见建议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海 洋 通讯员 杨 光 郝海龙

中央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为基层减负,从哪里入手、重点在哪里、应该怎样推进,既是各级机关关注的工作重点,也关乎基层官兵的切身利益。

记者走进陆军第79集团军,与基层官兵进行座谈,很多官兵在纷纷点赞的同时,还就如何切实为基层减负,防止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提出了意见建议。我们在这里摘录了其中一些基层官兵的意见建议,供大家参考。

话题一:“五多”是影响部队建设的顽症痼疾

下士王英伟:虽然我只是一名士兵,但对于“五多”问题,我还是感受挺深的。在连队,大家最反感的就是休息时间“打水漂”。现在,上级对保障官兵休息权益明确了一系列举措,虽然在休息时间里明目张胆派公差的少了,可私下里的“人情公差”还不少。其实我们不怕累,只是觉得,这些公差占用了太多时间,无法让战士们有大块的时间用来集中学习和处理个人事务。有的老兵退伍时说,苦也不怕,累也不怕,就怕“五多”折腾人。希望机关能把基层官兵从“五多”中解脱出来,更加专注地投入练兵备战。

连长王宽:老“五多”尚未根治,新“五多”又有冒头。作为连队主官,我最担忧的是受“五多”牵绊,连队军事训练水平上不去。前段时间,演训场上的花架子、假把式、消极保安全等积弊问题清除不少,重心在战的靶子也立起来了。可最近,又有一些现场会、比武考核增多的现象,让我们左右为难。观摩多了,为了提高演示标准,就要组织力量抠细节;集训多了,为了在比武考核中出成绩,就要打乱正常训练计划做准备。凡此种种,都会影响训练人员、时间、内容、质量“四落实”。可以想象,“四落实”都难以落实,再去搞那些活动岂不是拔苗助长?因此,建议机关要严格依法治军,不要随意打乱基层工作秩序,在设计活动时不能想当然,把该统筹的统好,把该关的闸关上。

营长刁俊歧:都说“五多”是“烧不尽的野草”,潜滋暗长吹又生。名目繁多的检查、接二连三的会议、各种各样的表格……为什么我们聚力纠治“五多”,“五多”仍久治不绝?在我看来,问题就在于头脑中的惯性思维没有祛除,以“五多”治“五多”,问题只会越来越多。释放基层活力,机关必须有新的思路、新的举措,通过转职能、转作风、转工作方式来实现,决不能搞“穿新鞋走老路”那一套。过去,我在机关当参谋,确实存在随意发号施令,想起什么抓什么的现象。现在,我在基层当营长,对机关乱忙、基层忙乱感触更深,新老“五多”如果不能连根拔起,就会冲击主责主业,制约战斗力提升,影响新体制效能的发挥。

【编余小议】

机关指导理念偏了,基层必然打乱仗。无论是老“五多”还是新“五多”,根子都在于法制意识淡化。机关要牢固确立法制理念,彻底根除“违法抓建、经验抓建、单一抓建”等错误做法,带头形成党委依法决策、机关依法指导、部队依法行动、官兵依法履职的良好局面。

话题二:如何走出留“迹”不留“心”的怪圈

班长贺可杰:说起身边的“痕迹主义”,从班里战士“齐刷刷”的教育笔记本上就可见一斑。查笔记是上级各种检查的重要内容,为让大家的教育笔记本记录规范,连队每次上课时,都会把授课提纲投影出来,要求大家一字不落地抄写。这样,虽然上级检查时比较好看,但是大家都成了文字的“搬运工”,把字“搬”完了,除了累得眼酸手软,全然记不起来“搬”了哪些东西。有时,赶上突击检查,连队还会组织大家加班抄笔记、连夜补笔记,笔记本成了应付检查的工具,更成了大家的负担。这种看似“标准化”的笔记既费笔墨又耗时间,可是笔记本上的东西大家又记住多少呢?

指导员吴杰:作为连队主官,对于“纸上看兵”我也想倒倒苦水。基层官兵在面对检查时压力很大,为了避免被问责,不得不在“留痕”上做文章,每月抄写登记、上报材料、填写数据占用不少精力,连队日常训练难免受影响。对于“留痕”我们也无奈,机关各个部门下来督导检查,都强调主抓主管的工作,必须在各种本子上有所体现;旅里的大会少了,可机关临时通知的小会接二连三,本来有的已经在电话里说明白了,却非要“纸上留痕”;连队干部找战士谈心交心,需要将谈心时的场景摄录下来,以证明确实找战士谈了。机关重痕,基层只得将主要精力放在留痕上。希望机关能够树起以重实绩而不是以重痕迹作为考核评价的导向,让基层官兵从无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专心聚焦备战打仗主责主业。

教导员张可:每一名基层带兵人,都希望在岗位上有所作为,交出一份合格答卷,这要靠实而又实、细而又细的工作创造,而不是空洞无用的“留痕工程”。把“痕迹”当作政绩,与某些机关评判工作只看“痕迹”的错误导向有很大关系。某些机关检查工作多是看纸面上、电脑里的“痕迹”,逼得基层官兵不得不在作记录、抄笔记上耗费大量精力。有的检查组来了往往不问干得怎么样,就看记得怎么样,教案有个错别字,战士笔记没记全,都成了教育没搞好的问题。诸如此类,不仅背离了督促指导工作的意义,也背离战斗力标准。其实,留“心”未必要留“迹”,留“迹”未必能留“心”。如果过度注重“痕迹”,就会形成错误的工作导向,乃至滋生新的形式主义。

【编余小议】

“痕迹主义”大行其道,归根结底还是“显绩”思维作怪。事实证明,如果评判方式不对头,很容易把方向搞偏了、把作风搞坏了。这就需要机关及时纠正错误的评判导向,始终以战斗力标准衡量一切工作。机关在检查工作时,要少看工作记录,多察工作实绩,不能把目光都盯在表格材料上,不能以留痕多少评判工作好坏,更不能工作刚安排就检查、刚部署就考核。

凡注明来源栾川网栾川广播电视网皆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