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民生 >

管住微权力 “晒”出公平来

2019-03-26 06:19:13     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刘欣

管住微权力 “晒”出公平来

图为万州区纪委监委干部向群众讲解该区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 李益东 摄

  初春的山城,阳光明媚。重庆市大足区农业农村委公示栏贴出了该委干部亲属涉权事项情况:“区农业农村委安全科科长唐全仲的哥哥唐全孟,享受贫困户节日慰问40元……”与此同时,在其亲属享受资金或项目实施所在村(社区),这些情况也公示了出来。

  将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双向公示”,接受监督,是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的重要一环。这项制度在重庆全市推开以来,通过报告、比对、核查、公示、说明、监督执纪6个环节约束微权力,不仅让老百姓心里敞亮了不少,带来了更多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基层干部也明显感到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紧。据统计,制度施行以来,重庆全市比对发现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33.6万余条,核查出不符合条件享受政策3697人,发现问题线索4601条,组织处理855人、处分71人、移送司法机关2人,已有9370名干部及其亲属主动向组织说明情况。

  以权谋私、优亲厚友问题突出,手段五花八门——

  基层微权力行使存乱象

  大足区在重庆最早试行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2016年底,大足区纪委常委会会议审议几起由该区镇街纪(工)委查办案件的报告时发现,这几起案件案情看似千差万别,却指向同一个问题:基层党员干部利用职权优亲厚友。该区纪委随后组织开展了针对这一问题的专题调研。

  专题调研发现,大足区近三年信访举报件和查办件涉及党员干部利用职权优亲厚友问题的占民生类信访件总数24%;巡察发现此类问题线索占问题线索总数的40%。例如,2015年保障性安居工程中,91户通过虚报家庭收入、住房等资料违规享受廉租房实物配租待遇,其中,申请人或其配偶另外拥有房产的48户,属于财政供养人员的9户,经商办企业的5户,缴纳个人所得税的14户,拥有车辆的6户,缴纳住房公积金的7户。“正是由于很多信息没有‘晒’出来,一些党员干部就利用职权优亲厚友,影响了公平公正。”调研组有关负责人说。

  经分析,近年来,各种惠民、惠农和社会帮扶、救助政策陆续出台,少数党员干部利用政策知晓率不高、部门间信息有效沟通不够、部分流程监管不到位等漏洞,违规让亲友享受产业扶贫、建卡贫困户待遇、低保、救灾救济、受灾补助等问题比较突出。

  重庆市纪委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的一份调研报告也显示,从全市层面看,基层党员干部以权谋私、优亲厚友问题较为突出,基层“微腐败”案件数量占民生类案件总数近一半,且手段五花八门。

  “有的是跑风漏气型,针对一些项目、帮扶资金,通过提前告知亲友、延后向社会公开项目奖励资金等方式让亲友获取好处;有的是瞒天过海型,与亲属共谋,通过伪造、虚报资料等方式获取政策支持、资金补助;有的是明目张胆型,直接将工程项目交到亲戚朋友的手上……”重庆市纪委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主任汪桥生告诉记者。

  2015年2月,万州区茨竹乡盛家村党支部书记杜怀政在20多公里外的新田镇为儿子举办婚礼,这可让该村的几名五保户、建卡贫困户犯了难:到底要不要送礼金?

  “老人家,您都80多岁了,生活这么困难,又不是他的亲戚,为啥还要送礼金呢?”“唉!就是因为不是他的亲戚,才担心不送的话会得罪他,来年把我的贫困户名额给了别人!”在纪委工作人员调查杜怀政违纪问题时,一名贫困户道出了自己的顾虑。

  这种顾虑并非多余。之后纪委工作人员查明,2014年6月,杜怀政明知其弟弟家不符合建卡贫困户条件,却违规使其享受了相应待遇。事实上,他弟弟在万州城区附近承建工程,且在2013年5月购买了一辆小轿车。

  “一方面,有的群众担心不是基层干部的亲友会被取消本应享受的惠农惠民政策,不得不勒紧裤腰带‘巴结’干部。另一方面,有的基层干部因坚持原则没照顾亲友被亲友数落;有的按照规定让亲友享受了惠农惠民政策又引来群众猜疑,甚至信访不断;还有的为了避嫌走极端,亲友该享受的干脆也不让享受。”汪桥生说,这些问题不处理好,不仅直接损害群众利益,让惠民资金打水漂,更会影响党群干群关系。

  报告、比对、核查、公示、说明、监督执纪,环环相扣扎紧笼子——

  把涉权事项“晒”出来

  专题调研报告提交到大足区纪委常委会,难题同时摆上来:基层党员干部微权力点多面广,如何尽可能都纳入制度的笼子?

  “我记得常委会会议围绕怎么破解这一难题讨论了很久,最后的意见是用好科技手段,但具体怎么操作的我们心里也没底。”大足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朱福荣说。

  2017年3月,朱福荣到大足区民政局调研工作时,了解到该局有个“城乡低保家庭部门联动审核系统”,可以实现对低保户是否买房等重要信息的核查。

  “这件事让我茅塞顿开。”朱福荣回去后,立即召集有关部门研究,将全区基层党员干部及其亲属关系收集起来,调取惠民项目、惠民资金进行比对、核查。随后,在重庆市纪委监委的统筹安排下,2017年5月,大足区开始试点建立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最终形成了报告、比对、核查、公示、说明、监督执纪环环相扣的基层微权力约束机制。

  具体来说,就是先由区级部门、镇街行政及事业单位党员,村社干部以及学校、医院主要管理人员报告其亲属关系,建立党员干部亲属关系数据库;部门、镇街在审批惠民资金和建设项目时,将惠民资金(项目)受益人信息数据与党员干部上报的亲属关系进行比对;比对出涉及党员干部亲属的事项,按照“谁审批、谁负责”原则100%进行合规性核查;对通过核查的涉权事项,在党员干部所在单位和其亲属所在村(社区)或项目实施地分别进行公示;对核查发现不符合相关政策和规定的则及时取消,并作为问题或者问题线索移送纪检监察机关。

  “对于没有经过比对、核查、公示的惠民资金和项目,不得审批或实施,区级以下纪检监察组织还要对涉权事项按不低于30%的比例进行随机抽查,区纪委监委按不低于10%的比例抽查。一旦发现问题严肃处理。”大足区纪委常委熊代伟说,这样的操作,让一些存在以权谋私、优亲厚友等行为的党员干部露出了马脚。

  得知这项制度即将施行后,大足区龙水镇社会事务办原副主任张安磊慌了神,因为其骗用个人信息资料的30户群众不少是党员干部亲属。一旦进行比对、核查,他的伎俩很容易被识破。被查后张安磊交代,他之前跟人声称有“惠民项目”,办理成功后每人每年可领取一定补助,实际上把30户群众申报为低保户,通过这些群众的银行卡,骗取了90万元低保资金供自己挥霍。为掩人耳目,他每月都会以困难补助或慰问金的名义,拿出一小部分发放给虚假低保户。

  2018年5月9日,重庆市纪委监委召开现场会,部署全市推开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工作,在这之后制发了《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答疑》,指导各区县加快落实。

凡注明来源栾川网栾川广播电视网皆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