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科技 >

响水事故一周:化工园区如何管理风险

2019-03-28 12:01:05     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刘欣

 
 
响水事故一周:化工园区如何管理风险  
 

响水事故一周:化工园区如何管理风险

3月22日无人机拍摄的江苏响水天嘉宜公司“3·21”爆炸事故现场。 新华社记者 李博摄

■本报记者 甘晓 秦志伟

3月27日上午7点半,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生态化工园区内,汽笛长鸣,人们脱帽伫立,献花鞠躬。响水“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发生的第七天,人们在这里举行“头七”仪式,向遇难者默哀。截至目前,事故已造成78人死亡,其中22人身份待确认。

不远处,被称为“苏北黄浦江”的入海潮汐河流——灌河波涛依旧。这条河的潮起潮落形成巨大轰鸣声,地处河口的“响水”则因此得名。7天前的那声巨响,将响水推向汹涌的潮头,记录进难以轻易抹去的沉痛记忆中。

除了哀思,还能做些什么?

行政处罚、通报批评、谣言传播……和涉事企业、化工园区相关的“黑历史”正在印证“海恩法则”——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对此,厦门大学环境与生态学院副教授吴水平关注着发现隐患后,“地方主管部门是否监督企业整改?化工企业有没有真正按照整改意见进行整改?”

近年来,随着化工园区在全国范围内雨后春笋般的建立,化工园区应当如何评估和管理风险、如何避免被“海恩法则”言中,应当成为未来环境管理的重中之重。

突如其来的灾难

3月21日下午,中国地震台网报告,14点48分,位于北纬34.33度、东经119.73度的江苏连云港市灌南县境内发生2.2级地震,疑爆,震源深度零千米。这意味着,这不是一次普通的地震。

据媒体报道,当时,一位连云港市堆沟镇的居民听到一声小的爆炸声后,紧接着是一阵非常大的爆炸声,窗户玻璃碎了,门也被震坏了。

灾难突如其来。很快,新闻曝出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发生强烈爆炸,发生爆炸的是天嘉宜化工厂,爆炸物质为苯。

当天晚间,响水县人民政府网站挂出了此次事故的第一条情况通报:“截至下午7:00,确认事故已造成6人死亡,30人重伤,另有部分群众不同程度轻伤。”

47、63、64、78……3月23日至今,在官方的一份份通报中,伤亡人数不断增加,一步步加剧了此次事故的严重性。

尽管正式调查报告尚未出炉,但这次事故的种种细节正逐渐展开,包括可能的事故原因。

有关涉事公司,《中国科学报》记者从天眼查上获得的资料显示,成立于2007年4月,经营间羟基苯甲酸、苯甲醚、对叔丁基氯化苯等产品。专门发布当地人力资源信息的网站“响水人才网”上显示,天嘉宜公司以苯二胺为主打产品,是国内最大的生产经营该类产品的公司之一,其生产能力、销售总量均居全国同行业前列。

关于事故原因,据媒体报道,事故发生当日,一名天然气罐车驾驶员进入该公司厂区的天然气站时,发现气站旁的一个铁棚着火,此处正是该公司的固体废料仓库。焚烧炉、氢化车间等设施也位于不远处。

善后工作随即展开。习近平总书记立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江苏省和有关部门全力抢险救援,搜救被困人员,及时救治伤员,做好善后工作。国家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黄明带领有关工作组和专家组赶赴现场指挥调度。

3月25日,《中国科学报》从“3·21”事故现场指挥部召开的第四次新闻发布会上获知,当天,现场集中搜救工作基本结束,同时开始进行水环境治理和空气质量监测。

事故发生后,家属们除了悲痛还有等待。曾在天嘉宜公司上班的马胜利的家属还在等待消息,她在网上一段公开的音频资料中说:“其实知道希望很渺茫,但就算尸块鉴定出来也能死心了。”

三令五申之后

公开的报道显示,过去3年里,涉事天嘉宜公司劣迹斑斑。仅2018年,该公司接连受到国家、省级和当地三级有关部门的批评、处罚。

2018年2月,该公司被原国家安全监管总局通报批评,并指出其存在13项安全隐患。其中包括:生产装置操作规程不完善,缺少苯罐区操作规程和工艺技术指标;构成二级重大危险源的苯罐区、甲醇罐区未设置罐根部紧急切断阀;现场管理差,跑冒滴漏较多;动火作业管理不规范,如部分安全措施无确认人、可燃气体分析结果填写“不存在、无可燃气体”等。

2018年5月,响水县环保局又依据《大气污染防治管理制度》和《固体废弃物管理制度》两次对该企业进行处罚,共计罚款101万元。2018年12月,原江苏省环保厅因该企业整改不力,将其园区延长了6个月的区域限批。

然而,就在如此重压下,事故依然发生。响水生态化工园区是江苏唯一的盐化工特色产业园区。该园区曾被媒体誉为盐城的“重要增长极”,天嘉宜公司则是当地政府的“掌上明珠”。

《中国科学报》在响水县政府官方网站发布的历史新闻中看到,经济效益是近年来该化工园区主抓的工作。“今年1到10月份,县生态化工园区完成一般预算收入2.34亿元,提前两个月完成县下达的全年任务,年内还可实现财政公共预算收入2500万到3000万元。”2018年1月发布的题为“坚持生态、绿色发展提前超额完成全年目标”的新闻曾这样指出。

园区的安全问题看起来也受到了相当的重视。据媒体报道,园区从制度上实施了企业法人代表、总经理、分管负责人、车间、班组、科室、员工的各类责任制,实行设备(设施)挂牌运行,明确运行责任人,检修责任人,各类操作规程,大、中、小修理计划以及设备(设施)淘汰、更新计划。

2017年12月,时任响水县县委书记崔爱国到园区调研督查安全生产工作时强调:“要吸取连云港灌南聚鑫生物‘12·9’爆炸坍塌事故教训,坚决防范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

不过,据媒体梳理,该化工园区近年来发生过多起安全事故。2007年11月,园区内的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爆炸,致8人死亡、数十人受伤;2010年11月,园区内的江苏大和氯碱化工公司发生氯气泄漏,导致下风向的江苏之江化工公司30多名员工中毒;2011年5月,园区内南方化工厂曾发生重大火灾;2011年7月,南方化工厂再度发生重大火灾……

无疑,一连串事故的发生让所有有关安全的“三令五申”付之东流。

吴水平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指出,“一般地方政府为了追求经济发展,在整改意见并未真正落实到位的情况下急于复产。”

凡注明来源栾川网栾川广播电视网皆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