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法治 >

去年九成险企车险承保亏损 有机构负重“清仓”另谋出路

2019-05-18 12:35:28     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刘欣

一直以来,车险业务都是多数财险公司的“兵家必争之地”,但这块“蛋糕”增量不增收。

新京报记者据财险公司2018年公开年报不完全统计,在59家披露了车险承保利润的财险公司中,仅有财险老三家——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财险,以及阳光财险、中华联合财险、鑫安汽车保险共计6家险企实现了车险承保盈利,其余53家险企的车险业务均现承保亏损,其中,天安财险、华安财险、国寿财险以及安盛天平财险这四家2018年车险承保亏损额高达5亿元以上。

实际上,多数财险公司受困于车险承保亏损久矣,近年来大面积扩张的业务量带来的却是长久难以消散的亏损阴影。新京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2018年多家财险公司车险承保亏损的原因包括,在经历多轮商车费改(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之后,车险单均保费收入有所下降;同时,受制于车险市场的激烈竞争,险企为获取车险业务而支付的手续费及佣金仍居高不下;此外,汽车零部件、服务费价格上涨,也导致了车险理赔成本有所提高等。

四、五成的手续费“价格战”与汽车销售量下滑致车险承保亏损

根据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发布的《2018年全国商业车险风险地图》显示,去年,全国承保机动车辆商业保险保单保费达6149亿元。若按这一数据计算,那么去年车险业务保费收入仍占整个财险行业11756亿元总保费收入的52.31%,是财险公司保费收入的最大来源。

确实,据新京报记者统计,在上述车险数据可查的59家险企中,就有49家险企的车险业务是该险企所有险种中保费收入最高的险种。

然而,车险的承保利润与其巨大的体量并不一致,财险公司的车险承保在2018年依然出现大规模的亏损,59家险企中,就有53家出现车险承保亏损,占比达九成,这一表现与此前年份相比,毫无改观迹象。

与往年类似,市场竞争激烈导致车险手续费居高不下,构成大多数险企车险业务承保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目前财险公司为获得车险业务,所需要支付的佣金、手续费动辄高达四成,一些险企还会利用“促销”等噱头,将手续费在某个时间段内提至五成甚至六成,最终,这些高额成本都落入了4S店等车险销售商的口袋之中。据证券日报此前报道,从2018年的情况看,车险的综合费用率已达43.16%。

一位中小型财险公司的车险业务员对记者坦言,在车险市场上,四成、五成的手续费“价格战”其实一直没有停止过,毕竟对于中小公司来说,没有品牌、渠道优势,只有砸钱,才能拿到业务。

此外,该业务员还对记者表示,去年车辆销售量下滑,对车险新车业务也有很大影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

去年九成险企车险承保亏损 有机构负重“清仓”另谋出路

虚列其他费用套取手续费等违规现象频现 32个地市级保险机构被叫停商车险

进入2019年,车险业务手续费“价格战”乱象得到监管重视。

今年年初,监管层发布了《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车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各财产保险公司使用车险条款、费率应严格按照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的有关规定执行,严禁出现未经批准,擅自修改或变相修改条款、费率水平;通过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变相突破报批费率水平;通过虚列其他费用套取手续费变相突破报批手续费率水平;新车业务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费率等行为。

此外,中国银保监会财险部近期还向各银保监局、各财险公司下发了《关于继续加大车险市场乱象整治力度有关事项的函》,该函件称,截至4月30日,浙江、广西、安徽、河南、四川、山东、青岛、新疆、山西、黑龙江、湖南等11地银保监局在查实公司未按规定使用报批的车险条款费率的违法违规行为后,先后对32个计划单列市和地级市保险机构采取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

该函件显示,从各局近期反馈的检查情况来看,已查实的违法违规行为仍集中在不执行报批条款费率。一是通过虚列其他费用套取手续费变相突破报批手续费率水平,公司通过虚列宣传费、劳务费、咨询费等费用科目来套取手续费的方式比较普遍;二是通过给予或者承诺给予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变相突破报批费率水平,公司通过代理人或业务员返还现金的方式比较普遍;三是费用数据不真实,公司向中介机构承诺支付高于报批水平的手续费率,但不及时入账。

后续,各地银保监局仍将继续加大市场乱象整治力度。

“清仓”车险业务另谋出路 拓展健康险、责任险等险种

对于财险公司而言,车险业务单均保费较高,低的也有几千元,高的甚至上万元,相比单均保费几百元的健康险、意外险等险种,无疑更能给公司带来较大的现金流,车险业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据记者观察,在车险市场竞争愈发激烈、车险承保连年亏损的情况下,已有一些险企“清仓”了车险业务,例如史带财险,其2018年年报中保险业务收入一栏下的机动车辆保险已不显示保险业务收入数据,而在2017年,机动车辆保险的保险业务收入还为73万元;安信农险也是类似情况,而在2017年,该险企的机动车辆保险保费收入还有11429.69元。

与此同时,财险公司也在谋求非车险业务的发展,特别是目前市场上较为火热的健康险、责任险等险种,虽然健康险的单均保费不高,但一些财险公司的健康险保费收入每年也有十几亿元,例如泰康在线,其2018年年报显示,去年健康险的保险业务收入为17.14亿元,同比增长4.17倍,占公司总保险业务收入的比例已高达58%。

一家中型财险公司北分业务员也对新京报记者坦言:“目前我们公司的北分基本上没有纯做车险业务的业务员了,之前那些纯做车险业务的营业部要么被砍掉,要么就转型做非车险业务了,现在,非车个人业务是主要方向,这类保险的佣金大概在三成左右。不过,非车险业务比车险业务更专业一些,很多做车险的业务员可能在知识结构上有点欠缺,但是公司层面会直接下达任务,把非车业务往下推(业务员也只能去完成了)。”此外,该业务员还表示:“其实非车险业务市场确实很大,但还是很看重业务员个人的资源,如果有一些高端资源,非车险业务还是比较好做的。”

凡注明来源栾川网栾川广播电视网皆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