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法治 >

河北一村民因举报入狱 终审宣判无罪

2019-03-26 07:57:10     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刘欣

河北一村民因举报入狱 终审宣判无罪

没有租出去的土地成了孤岛,与如今地面落差至少两米以上。 资料照片

  卞振通有许多念头,一直不敢和老婆张德秀说。比如,他希望自己的案子能推动法治进步,他想让全村的耕地都恢复原貌……不敢说的理由是,在张德秀眼里,卞振通是家里的天,这几年的遭遇,已经让她觉得天都要塌了。

  卞振通,1972年生,河北省保定市易县狼牙山镇周庄村人,因举报非法采砂以及获得5万元备受争议的补偿金,被易县人民法院以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2018年12月19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卞振通无罪。

  绕着盘山公路去周庄村,漕河两岸的土地凹凸不平,有大大小小的砂堆和水坑——这个村庄已经被非法采砂的阴影笼罩了8年。

  卞振通的案件与日益下陷的耕地,一并给狼牙山人们的心里烙下疤痕。

  日益下陷的土地

  卞振通是土生土长的狼牙山人。

  狼牙山镇周庄村位于易县南部,全村共有690户1865口人,其中贫困户79户151人,有耕地面积1563亩,荒山1500亩。

  由于地少人多,村民大都特别珍惜自家的田地。

  自2011年开始,村民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地一天比一天下陷,听着采砂机白天“轰隆隆”,夜晚也“轰隆隆”,心疼又后悔。“砂子挖走了,连石头也不留,都粉碎了。”

  2011年是周庄村采砂史的转折点。此前,由于砂质良好,总有零零星星的个体采砂户在漕河河道里采砂。在岸上,村民每年还可以种植一季麦子、一季玉米。

  但有人打起在耕地里挖砂的主意。2011年,时任周庄村村主任的连继发和他的亲戚连福才多次到各家各户说服村民把产粮地租给他们采砂,方法是把地里的表层土扒掉,挖耕地下的砂石两米深,两年后垫土50厘米,恢复地貌。

  保证恢复得比原来好,这个许诺让村民心动。“本来地很少,人均七分地,谁不想种好田。”村民卞保存说。

  卞振通出租自家地前曾向连继发提出两个要求:希望能为父亲卞德新办理低保,且两年后必须恢复地貌。连继发表示同意。卞德新1976年因公致残,是肢体二级残疾人,卞振通是他的大儿子。

  经协商,村民们按每亩7000元的价格租地给连继发和连福才,深度为原地平线向下采挖两米,采砂起止时间为2011年3月至2012年年底恢复地貌,并务必赶上2013年的春播。

  村民们没有想到,连福才开始采砂后,至2013年年底仍未恢复地貌。这让村民们很不满意。卞振通所在的第十生产组开了会,列出采砂方严重违约的情况,讨论补偿办法,村民也三番五次地找村干部、找连继发,但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村民一到砂场和采砂方讨说法,对方就会马上报警,说要抓他们。

  村民们后来才知道,早在2013年9月29日,连继发、连福才就与保定诚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2014年3月更名为保定诚明农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明公司”——记者注)签署了沙场股权转让协议书,连福才将自己的一部装载机和租赁周庄村约10亩土地的承租权转让给诚明公司。

  诚明公司在该公司的公众号“诚明人行道”上介绍,诚明公司以建设“山水周庄”新农村的初衷,按村民自治法规规定并应周庄村委会要求,实施漕河周庄段沿岸贫瘠土地1200亩改造以及河道治理项目。

  一位知情当年周庄村引入诚明公司的村委会干部告诉记者,当时大家看到《易县狼牙山镇周庄村项目开发规划图》的时候都很兴奋,谁也没想到诚明公司是以开发为名,行采砂之实。2014年10月,在外务工的卞振通从妻子处得知,堂兄弟卞振鹏看到诚明公司挖塌了村里的防洪大坝后,在报警的过程中与警察发生冲突被抓。

  卞振通拿起电话,向市长热线拨打了第一通举报电话,反映防洪大坝被毁坏等问题。

  这个电话的效果很好,大坝没多久修复好了。这让卞振通尝到了甜头,他发现举报可以立马解决问题。保定市市长热线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可以向易县的国土资源局、信访局等部门直接反映。

  此后,他把书面材料送至易县国土资源局和县信访局,也打电话给易县打砂办实名举报。

  2014年10月15日,易县水利局曾发布《关于保定市961890群众服务热线反映情况的情况汇报》,称在河道内未发现采砂行为,顺河流方向周庄村段河道右侧500米处有一采砂点,未在河道管理范围内。

  直到2015年1月23日,卞振通所在的生产组才验收已恢复地貌的耕地,但由于采砂导致地面下陷,原有的道路和水渠没有得到修复,村民进入耕地和灌溉成难题,仍旧无法正常耕种。

  村民们曾集体写信给县领导,举报采砂场把防洪大坝挖塌,私自将基本农田的土地性质改为沙滩等问题。在这封《关于狼牙山镇周庄村采砂举报材料》信件的空白处,密密麻麻地填满村民们的签名和手印。

  2018年12月8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致电连继发希望了解周庄村采砂一事,对方连连称“我不当了”,指不再担任村官了。同日,记者向村委会干部求证连继发是否担任村支书一职,对方均称连继发是村支书。

  2019年3月20日,村民透露,连继发依然担任村支书一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走访发现,漕河周庄村段的两岸土地整体下陷,凹凸不平,地面上多是小碎石,用手掰开表面板结土壤,土壤下都是碎石。只有小部分土地表面覆有黄土。现场有卡车在运输砂石料。

  因为周围土地都被挖了两米以上,生产队里四户人家没有租出去的土地成了孤岛,被“吊”起来了。孤岛大约一亩左右,与周围地面的落差至少两米以上,没有直接通往孤岛的道路。想要登上孤岛,村民需要沿着孤岛的边缘爬上去,离开时再从边缘处跳下来。

  卞保存家原先的土地甚至被挖出了深坑,长年累月下来,坑里填满了水,像一个小小的湖,深度无法估量。他回忆,采砂方在洗砂时将污水排放在深坑里,循环利用。

  如今,人们只能盯着当年没有租出去的几亩地,比较着采砂前后地平面的变化。

  备受争议的五万元

  很快,连继发找到卞振通,他已经知道了卞振通打举报电话反映非法采砂一事。连继发与卞振通沟通后才记起,当年在租用卞振通家土地前,卞振通曾提出给父亲办低保和恢复地貌两个条件,连继发都没有兑现。

  经协商,2014年11月3日,双方签署一份证明:连继发、连福才2011年以给卞德新办理低保为条件,要求租用卞德新家的河套稻责任田地块。但时至2014年10月,其承诺的低保事宜未兑现,给卞德新带来经济及精神损失,故连继发、连福才自愿给予卞德新补偿金5万元。

  该证明的最后一句话是,本项补偿金与其他事项无任何关联。

  这5万元成了日后庭审的争议点:卞振通拿出当时的证明,指出5万元是给父亲的低保补偿金和精神损失费,而连继发和诚明公司则称给卞振通5万元是防止他上访举报。

  连继发一直没有明确告诉过卞振通,他其实是代表诚明公司与卞协商的,5万元也是诚明公司出的。

凡注明来源栾川网栾川广播电视网皆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