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法治 >

键盘上“啄”出百万字著作 他“用舌尖行走”科幻世界

2019-03-25 20:20:54     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刘欣

  鼻子太短,下巴太钝,嘴巴太软,叼铅笔太容易流口水。最终他找到了个“好办法”,就是用舌头顶起下唇在键盘上使力,这样既能相对准确地输入,又不至于把口水流得到处都是

  在十多年的时间里,35岁的脑瘫科幻写作者陈伟起用舌尖顶着下唇像小鸡啄米一样在键盘上“啄”出了近百万字的著作

  “我想在命运许可的范围内,尽力做到最好,看看自己到底能绽放多大的价值”

陈伟起在电脑前打字。(3月5日摄)组图均由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李嘉南摄

陈伟起在电脑前打字。(3月5日摄)组图均由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李嘉南摄

  新华每日电讯 记者 史林静

  初见陈伟起,是在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原许昌县农机局家属院的一所二层楼房里。他正坐在一个破旧的电脑桌旁,头埋在键盘上不停地晃动着。见到记者进来,陈伟起努力想起身,但没有成功,最后只好冲记者歉意地憨笑。

  陈伟起以为他这一生都将受制于脑瘫,困居斗室,被命运摆布。直到有一天,当左手小拇指触达到世界的边界,让他成了一个幻想国度的造物主。

  35岁的陈伟起是一名脑瘫科幻写作者,人们更熟悉的是他的笔名“天降龙虾”。因出生时难产缺氧,陈伟起患上了重度脑瘫,手脚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自如活动。在十多年的时间里,他用舌尖顶着下唇像小鸡啄米一样在键盘上“啄”出了近百万字的著作。

  2018年,他创作的22.5万字科幻小说《生命进阶》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此外,《“仿”同万物》《暗宇宙英雄》《暗影创世纪》《百口莫辩》等多篇科幻小说也被收录在图书合辑中。

  白日不到处

  “命运给我的安排,原本是一张床和房顶的天花板”

  陈伟起说话时很慢,口齿也不太清楚,用力说完每一句话后都会带来身体更加猛烈的晃动。

  说话的同时,陈伟起小心地瞅了母亲一眼,因为母亲总嫌他打字的姿势太丑。“伟起”这个名字就是母亲王雪梅起的,她原本希望儿子能够像普通人一样站立、行走。

  可命运给陈伟起的安排,原本只是一张床和房顶的天花板。

  1984年夏,30岁的王雪梅生下了儿子,因难产缺氧,8个月大的时候陈伟起被确诊为重度脑性瘫痪,且康复可能性极小。一直到5岁,陈伟起每天只能瘫软在父母的怀里。

  “那会儿他连头都抬不起来,有时抱着抱着头会突然歪下来,砸到我的脸上,有时半边脸都砸肿了。”王雪梅说,等着她和儿子的,会是怎样的命运安排,不敢想,也不愿想。

  陈伟起6岁那年,一岁的弟弟开始蹒跚学步,然而爸爸却突然遭遇车祸离世。陈伟起的情感变得细腻灵敏,他敏锐地感觉到家里的变化,6岁的陈伟起跟着一岁的弟弟,居然也学会了走路。

  “虽然姿势别扭,走得也不稳当,动不动摔倒把脑袋磕破,但好歹算是能走了。”陈伟起说,那之后的几年,是他仅有的踏踏实实踩在土地上的几年。

  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了,为了让陈伟起接受教育,王雪梅买来了一年级到五年级所有的课本,但跑了很多学校,却没有一所愿意收下他。

  “课本我们自己买,桌椅我们自己带,只要能让他坐在最后一排听就可以。”王雪梅深知教育的重要性,她一个学校一个学校地跑,老师不允就找校长。终于,在陈伟起8岁那年,家门口一所企业的内部学校被王雪梅的执着打动,收下了陈伟起。

  陈伟起曾在一篇自述文章中写道,整个小学时代,是他最接近正常人的一段生活。尽管偶尔被一些调皮的孩子跟在后面模仿步态,但同学和老师的照顾,还是让他免受不少可能发生的校园欺凌。

  “他的手拿笔很费劲,但每天都能按时完成作业。即使是在冬天,写字时棉袄也能被汗湿。”王雪梅说,那时陈伟起的成绩总能排进班级前三,而每次的家长会成为她苦日子里最甜蜜的事儿。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初一。初一期末考试过后,陈伟起发起了高烧,38度左右的体温几乎持续了整个暑假。虽然最后体温控制住了,但高烧引起的抽搐加重了他原本的病情,也基本摧垮了孱弱的身体。

  “到了开学季,我就连坐一会儿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像以前那样走路上学了。”陈伟起说,起初,他还想跟自己的身体较劲儿,躺着自学课本知识,但极度紧张的身体总是不由自主地抽搐,坚持几个月后还是不得已而终止。

  “像我这样的人,能上几年学,已是侥幸。”陈伟起说,没有了校园和书桌,陪伴他的依旧是一张床和房顶的天花板。

  “记得小时候姥爷让我练习爬楼梯,当时只爬了一阶就摔倒了,我就趴在台阶上哭。姥爷说,能走一步就走一步,实在走不了,就退回来重新走。”

  陈伟起说,那时的他就是退回了原地。

陈伟起在使用电脑浏览网页。(3月6日摄)

陈伟起在使用电脑浏览网页。(3月6日摄)

  青春恰自来

  “坐在家里幻想不一样的世界,是我孤独中唯一的乐趣”

  躺在床上的那两年,陈伟起把家里能看的书全都看完了。

  “小时候懒,什么都不想学,姥爷说当一个闲人是很痛苦的事情,年纪小时不能理解。直到我再次躺下不能起身,才理解这句话。”

  那段时间,陈伟起读了很多文学、哲学、社会学著作,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至少,不会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有的能读懂,有的读不懂,用陶渊明的话,阅其精神。”陈伟起说。

  等到发现自己可以重新坐起来后,陈伟起向妈妈提出想要一台电脑学习打字。那是2001年,电脑对普通人家来说都是一件奢侈品,更何况是他那样的家庭。

  “你怎么不要火箭呢?”妈妈听到的第一反应是这样问儿子。

  王雪梅说,陈伟起很少提要求,但决定的事就不会放弃。最后还是东拼西借给他买了一台电脑。

  当时还是Windows98的系统,电脑买回来后,陈伟起整天在那里摸索、琢磨。电脑和网络把陈伟起带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他如饥似渴,学习着各种知识,医学、文学、哲学等他都有所涉猎。

凡注明来源栾川网栾川广播电视网皆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